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幻の回忆

回忆,总是辛酸的;思念,总是甜蜜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走了,能把影子留下吗?从此以后,我就可以像个喜欢夜游的孩子,打听影子的名字,并开始寻找你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晴·阴·雨·雪  

2007-11-28 02:38:24|  分类: 晴·阴·雨·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<姐姐>

  上初中后,我认了两个姐姐。

  我一点也不否认,我对她们都有好感。

  我的第一个姐姐,唔,或许我可以叫她暅。

  她很热情,也很有活力。跟她在一起,我所有能想到、感觉到的都是午后阳光般的温暖。

  她是初一开学后才转到我们班的。但我却在她转来四天前就认识了她。

  团委有活动,各班团支书都要到校门口给老师送花。正因如此,我才能够这样早地认识她。

  清晨,八点左右。我老早就在校门口了。我等着团委书记老师。这时,她到了。

  她穿着一件校服,很干净、很整洁的校服。外面套着一件天蓝色的厚坎肩。

  她调皮地笑着,拉着我,用她那特有的、脆脆的、动听的声音,请求我去给她请假。

  我很尴尬。那时的我就在想,“你明明都已经来了,就自己去请一下假嘛,干嘛要我去。”于是,我拒绝了她。

  她央求我,直到书记老师来了,还在央求。

  我忘记了最后我是否答应了她,但这却已不再重要。

  四天后,她转到了我们班。

  最最戏剧性的事是,我居然喜欢上了这个调皮的阳光女孩。

  一见钟情,这个词我并不赞同。一个人喜欢,以至于爱上另一个人,并不是一次见面就可以实现的。我,就是第二次与暅见面时喜欢上了她。

 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规规矩矩的乖孩子,而如今的我,却是一个扯皮捣蛋加耍宝的“怪才”。这一切的转变,大部分是因为她。

  我好像记得,是一节体育课让我感觉她很好。

  我的头脑中只有那样一个片段:

  我们走着队列,她在我的右前方。

  她的左袖子挽着,露出半截……我唯一可以用来形容的只有白藕,是的,干净的白藕。她露着半截如莲藕般的净白的胳膊,尤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那块方块状的手表。

  此后的一个礼拜,我便一直围着她。

  她的成绩很差,我总想帮她。虽然这里面掺杂了些想要接近她的私心,但我还是以帮助她为主的。

  我给她写信,她给我回信。就这样平淡地过去了三天,而有关我与暅的传言也多了起来。

  我没有向我的同学们解释,只是向她解释。但,她并不相信。

  我们闹僵了一阵,直到后来我写信认她当姐姐。

  后来,我们的传言依旧,但她似乎也听惯了。除了一些极为难听的话当着她的面说出来以外,她也就不管其他的了。

  但是我们之间还是产生了一道可悲的、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  实际上,我早已知道,我们之间本不应有任何交集,但上天却给了我们这个可笑而又可悲的机会来相遇。不过,我还是很感激上苍给了我这个机会。即使,留下的更多的是伤痛。

  她只在这个班级呆了半年,然后,就转走了。

  她留下的回忆有甜美的,也有辛酸的。这一切我至今都还记得。

  第二个姐姐,跟我相识的时间却要久的很。

  霖是我小学的同学,也是唯一的一个上初中也和我一个班的小学同学。

  正是因为有她,我的中学的课堂生活才不会那样单调。

  霖很漂亮,正如同轻柔的、连绵的细雨一般,霖是温柔的。

  霖有着一双极为灵动的大眼睛。她的头发既不像雪曦那样松散地系着,也不似暅那般短发披散着,而是规规矩矩地用橡皮筋把头发在后面扎成一个马尾,前面留着像门帘儿一样的头发帘子,刚好与眉毛平齐。

  我还记得,她在上小学时很爱哭。她跟我说,那是总是她的同桌把她弄哭,然后又来哄她。

  她有着一副好嗓子,唱起歌来很好听。无论是适合孩子们的童生(小学五年级时唱过)还是现今较为流行的歌曲,她唱起来都很自然。

  我特喜欢看霖的侧脸。上初一时,我们每周都换座。所以,我每三周就有一次与霖同桌的机会。

  她坐在我的右边,我总喜欢趴在桌子上,向右侧着头,看着她的侧脸。

  与暅相似的是,霖也有一个让我记忆犹新的片段:

  她在晨曦中坐着,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的书。阳光打在她的脸上、身上、书上,微微反射的光让她显得有些朦胧,低垂的发帘遮掩这她的大眼睛。尤其谈我记忆犹新的,是她头发上夹的那个榘咨南裼鹈谎姆⒖ā?/P>

  另外,还有这样一个片段也让我印象很深:

  她站在窗边,手扶着窗沿。有时是摆弄着录音机,有时是站在双手擎着一本书,在那里阅读。

  她时而将注意力转向窗外,看着外面活跃的人群,也有时看着天空,目光发散,没有焦点。她总是这样看着,思索着,深邃、宁静。

  霖后来转也走了。临走时,她像一位姐姐,但却说了句令我很“感动”的话:“小弟,等着,姐请你吃糖。”

  姐走了,也没有请我吃糖。但在我伤感的同时,也为这她能够离开这个小城市——姐一年级下半年离开了营口,到沈阳去开始了新的、与我们不同的校园生活。

  我不知道姐是否忘记了那个承诺,但我后来还是吃到了姐给的糖。

  过了一年的时间,我变了许多,她也变了许多。

  她变坚强了,也比以前开朗了许多。她变得爱笑了,也有了与以前不同的朋友圈子。

  我和姐姐已经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了,我知道。正因如此,姐姐还受到了同学的排挤。

  我……算了,我也不说了。事情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,不是么?我们都无力去改变这些变化。

  就让它们都随风而逝罢……~~~~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